年度在最佳翻译

直到现在,我仍无法忘记她尽管,我们彼此生活在河的对岸她如河水潺潺般逃离留下的只有我们拥有的夏天

The World is Just Awesome

或许不想回忆,不是我喜欢的日子我都会忘记——我全然不顾它也是我生命的一部分,硬生生地想忘记,就像画家不顾前期有多大的努力,凡是不完美的作品都要毁掉般。

没有你们那样多的想法,我的生活过得很粗糙,我在寻求改变

冬日黎明

月亮像一只透明的河虾

带着湿淋淋的印象

从群山的怀抱中挣脱了。

第一声鸡啼,把溪滩上的薄雾

向白天提了提;渐渐显露的河水

像一片活泼的舌头舔进了

静穆的群山脑髓间记忆的矿脉;

它触及了皮肤下另一条隐秘的河流

几乎和我们看见的一模一样,但

更温暖,更适合人性的需要;

令人惊讶的程度,就像我们突然发现

在我们所爱的人身上活着

另一个我们完全陌生的人。

光明在冬日依然坚持拜访我们──

唤醒树上的居民,命令她们

制造出奇异的声响,然后用山风

吹打畜棚的窗棂,使它们

在棚栏内不安地躁动,哞哞叫。

一条通向光明的道路上,走来了

第一个汲水的人,和光明劈面遭...

真正希望我在现今激烈的社会竞争中,可以从容坦荡地看待个人得失,可以精进禅定地为自己的梦想奋斗,可以在老年的时候快乐地做自己想做的事情,希望我一直都有着对生命的敬畏和热爱,还有对生活的热爱和激情。


梦在我心 

路在我的眼睛

我愿相信

我要相信

© 翻原 | Powered by LOFTER